秋曲无忧。

你不努力一下,怎么知道绝望呢?

【策约】众生醉(下)

婴儿车
小学生文笔
开学了更文慢
内心是很想写文
  看着老鸨点头哈腰的讨好着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。守约摇摇头,假装没瞧见,眼神淡然的奏着琴。庸俗,他这么想,不关是老鸨也好,达官贵人也罢,都是如此。他真正想见的,是那个笑容灿烂,优雅风趣又有些傲慢疯狂的少年。名为百里玄策的少年。这几天,不在。
  守约承认,他对玄策动了心。大概是从四目相对时,一见钟情?与自己同为狼族,有一种亲切感,比起其他人,他更愿意和他亲近。
  “守约!随邱少爷去西厢房,弹奏几曲。”老鸨脸上挂着讨好的笑,看似亲切实则命令道。
  守约撇了一眼老鸨,走下台来,无言的站到邱少爷旁边,随他去了那房。后面的苦力小心翼翼的搬着古琴,眼神时不时往守约身上瞟。
  “可否于小生对饮一杯酒。”坐在木椅上,邱少爷向他递上一杯酒。
  “谢过邱少爷。”守约抿了抿唇,将酒杯里的酒全数喝下。脸颊有些淡淡的红晕,他本就不胜酒力,不到必要时,向来滴酒不沾。摇了摇头,走到古琴身边坐下,照老鸨命令的为客人演奏几曲。只是觉得,突然有点热。
车链接走评论,谢谢!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守约如往常一样坐在戏台之上,满脸疲劳,昏昏欲睡,无心再去管自己是否尽到了自己该做到的职务。身子摇摇欲坠就要倒下。
  “守约!过来吧,有为达官贵人为你熟了盛。”老鸨假惺惺的笑着。
  守约看着台下那抹红色,淡淡的笑了。

 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 

【策约】众生醉(上)

很想写文,但是时间很少。所以少了点,就是为开车铺个剧情。
下章应该会开车
行走江湖的玄策×青楼头牌守约
为了写的古代一点,查了好多的资料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 玄策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。从戏台下望着他,他也看着自己,四目相对,一时跌进了他深邃的眸子,失了神。从此见之不忘,思之如狂。
  他是银月楼的头牌,但却只卖艺不卖身。天生长了一副俊俏的脸庞,举手投足间尽显出温文尔雅、端庄大气,到真不像这的人。玄策觉得他很美,美的什么都不用做仍有人愿意花重金光临只为前来见他一面。想必是所有断袖之癖的人的梦中情人,想着将他搂于怀中,在身下狠狠的欺负一番。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躯体,再也抑制不住呻吟,不断的浪叫起来。
  玄策不常来这种地方,他讨厌那里充满糜烂的气味,只要嗅嗅鼻子,他觉得自己会疯。行走江湖,四处流浪。因为一个人,想要安营扎寨,甚至跑到自己最讨厌的地方。为博佳人一笑,因他从未见过他的笑颜。
  今天他一身雪白,一尘不染,坐落于戏台中央,演奏着古琴。银白色的长发一泻而下,懒懒散散的披散着,一股凌乱的美。他有这和自己一样的兽耳和尾巴,他很明白他与自己同是狼族的魔种,顿时很欣喜。
  “蝴蝶再美,却终究飞不过沧海。”他眯了眯眼,仰面道。
  “青丝再长,但终究抵不过年华。 ”玄策笑吟吟的的看着他,珉了一口酒,言。
  “公子何名?”
  “百里玄策。”
  “那么守约期待着,与公子再次相会。”看着戏台下的少年,守约微微低头,朝他抿唇一笑,继而弹奏乐曲。
  “自然会再次相会。”玄策一口喝完了酒,在乐曲中悄然离去。
  自那以后,便成为交谈甚欢的知己 ,但是,感情不止于此。
  未完待续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
【策约】不可说

花吐症的啦
辣鸡小学生文笔
由于不是一次写到底,所以根据写时的心情文章风格就不一样了,哈哈。表怪我。
本来想走欢脱风结果后面有点沉重。
要是有什么错别字,我也不想管了。
车开多了来的清淡的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守约觉得很奇怪,自己竟然在享用自己烹饪的美味早餐时,咳出了一片带点血的花瓣,看起来好像是月见草的。不管什么原因,守约坚信自己是病了,准备起身去扁鹊的医馆好好诊治,确保下次出任务不会影响到。
  而和他一起吃早餐的铠咬着叉子面瘫的和他说:“也许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吃了花说不定。。。结果消化不掉就吐出来了”结果吓的玄策一下子对铠改了观。原因很简单:自己怎么可能傻到去吃花,而且这么恶心的说法没有一点医学证明,谁知道不能消化就一定会吐出来呢。
  想着,敲了敲医馆的木门。听见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过不久,木门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开了。引入眼帘的还是扁鹊那张冷漠的脸,其实守约觉得自己和扁鹊挺像的,都不怎么喜欢笑。
  “请近。”扁鹊用清冷的声音道。
  守约有点尴尬的笑了一下,看来还是自己嫩了一点。“话说刚刚的玻璃破碎声是怎么了?”
  “李白喝了假酒闹事,现在躺在房间里呼呼大睡。说不定现在正在梦里和庄周唠嗑。”扁鹊撇了身后的守约一眼。“所以你来找我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要治。”
  “其实是,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觉得喉咙有点痒,然后咳出了一片月见草的花瓣。不知道是不是很严重的病。”守约耳朵抖了抖,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手。
  “吐花瓣?罢了,倒也不是什么大病,不用开什么药方,只需心悦之人的一枚真爱之吻,方能痊愈。这种症状名为花吐症,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。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放心吧,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不过,我帮不了你。”扁鹊平静的看着百里守约有些浑浑噩噩走出医馆,然后拿起腰间的风油精【划掉】毒药剂转身去了李白睡觉的房间。
    有些郁闷的关上门,守约一头栽在了被窝里。“心悦的人。。。。是谁?”翻了个身,分析着:“队长么,可是从来没有心动感觉;阿铠么,他。。。。肯定不是!;跳过大叔的话。。难道是玄策!?”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,脑海里全是玄策的身影。“不可能!我们都是男人,而且,而且还是兄弟。这种事,是不会被允许的!咳咳。”自我否定着,又开始咳嗽起来,几片花瓣被生硬的咳了出来。“唔~”突然,一种无助感和莫名的委屈强势的涌上了心头,守约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巴巴的哭了起来,但是,也只是无声的哭。
  哥哥看自己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,玄策这么想着,以他对哥哥敏锐的观察和只对哥哥的细腻。从前哥哥看他时眼神总是充满和蔼、溺宠、爱护,而现在却是疏远、失落和迷茫。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只是仍然做着表面的小疯子,没心没肺的笑着,却在心里心痛的看着哥哥一天天憔悴下去。
  “咳咳~”守约握着手心里的花瓣,无力的依在房间的墙壁。他感觉,自己快要去见阎罗王了,死神的镰刀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马上就要割破自己的皮肤,最后自己将在缓缓流出的血液中渐渐沉眠。真要命,这无力的窒息感。
  “哥哥,不要丢下玄策。”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守约,玄策抱紧了他。扶住他的头,轻轻的,在他的唇亲了一下。以玄策的性格,绝对不会这么吻,可是他很怕哥哥拒绝,也很怕哥哥真正喜欢的人不是他,至于哥哥的病,他也偷偷去问过扁鹊是怎么回事了。
  “玄策,不够。。。”守约靠着玄策的肩膀,抖抖耳朵蹭了蹭。
  对于哥哥的举动,玄策一瞬间愣住了,在反应过来后紧紧的拥住他,贴上他的唇唏嘘起来,捏了捏他的尾巴,猛力的进攻着城池。他觉得自己的哥哥,现在是那么小鸟依人,令人热血沸腾。守约被吻的失了神,只是配合着玄策,双手紧紧抓着面前人的衣服。
  阴霾终于散去,守约心中的大石头可算是落下了。
  “哥哥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  “嗯~”
  我也喜欢你,即便我们的心情不可说,却是心心相印。
 

【策约】调教

婴儿车
很生气所以想开车。
想看小守约被玩弄。
感觉自己还很嫩,不好吃见谅。
车链接走评论

年少无知(下)

【策约】年少无知(下)
r18第一次开车
感觉自己被掏空
婴儿车
不好吃见谅
  玄策感受到了成年人深深的恶意,在跳跳大哥细心的教导下,鼻血留个不止,脸红的都快和他头发一个色了。春宫图什么的,做爱技巧什么的,真刺激。回去的时候守约问他怎么回事,他挠挠头说菠萝给了他一盒巧克力,吃多了,守约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没再多问。
  看着厨房里哥哥忙碌的背影,玄策摸了摸鼻子,心想晚上一定要试试跳跳教他的东西管不管用。
  在吃完全是草的晚饭之后,拿着睡衣摇着尾巴进了澡堂。今天晚上巡逻的人是冰块脸铠,关自己和哥哥没什么事,所以早点洗漱好去找哥哥,然后。。。。哎,不想了,玄策往身上抹着沐浴乳,脸上的笑意掩盖不住。
 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守约疲惫的一头栽到在自己柔软的床上,眼皮愈发沉重,意识愈发涣散,耳朵也耷拉了下来。在快要沉醉于梦乡之时,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双手肆无忌惮的抚摸,酥酥麻麻的。
车链接走评论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第二天早晨
    “守约呢?早餐呢?”花木兰盯着玄策质问道。
   “哥哥今天不太舒服,所以麻烦我帮他请一上午的假。早餐麻烦大家,自行解决。”玄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家,挠头笑了笑。
  其余人有些抱怨但又体谅的离开了餐厅,玄策也表示很无奈,谁叫哥哥体力那么差呢,只是和自己做了一次就起不来,他能有什么办法。
   现在也没什么事,哥哥又在养精蓄锐,还是去找跳跳大哥吧,再学点新玩意儿,下次再试试,玄策想着,踏上了去往韩信家的路。

  
  

 

 

【策约】 年少无知(上)

萌新一只,第一次写文。
超级喜欢百里骨科!
想尝试下写肉。哈哈。
   究竟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只要待在哥哥身边,身体就不住的燥热,常常盯着他的脸庞出神。玄策不明白,在不透露对象的情况下去问过剑仙李白,李白告诉他那是爱。玄策挠挠头,问他爱是什么感觉,李白喝了口酒跟他说:“自己悟。”
   果然醉鬼就是不靠谱,玄策撇撇嘴,四处找他的师父高长恭去了。结果师父没找到,却是遇见了队长木兰姐,依旧背着重剑,带着两把短剑,好像是在巡逻。
   “木兰姐!”玄策挥挥手,露出一个灿烂的微信打招呼。
  “玄策,你怎么在外面乱逛,在外面太久你哥哥会担心的哦。”
  还是那么严厉,木兰姐一直像个威严的家长,如果不听她的命令,飞镰会瑟瑟发抖!
  “木兰姐,爱是什么?”
  “嗯?玄策可不要早恋呀,长城守卫军的工作。。。。”
  “好的队长,是的队长,那么玄策先行告退!”趁花木兰还没开始说教前,玄策机智的告退了。“还是去找哥哥吧。”小声嘀咕着,大摇大摆的往军营的方向走去。
  百里守约正坐在椅子上,思考着什么。
  “哥哥!你在想什么呀。”边说着,边坐到守约旁边的椅子上。盯着哥哥俊俏的脸庞,感觉脸热热的。
  “哦,玄策呀。”摸了摸玄策的头“哥哥在想晚餐要做什么。”
  “只要不是蔬菜,不管哥哥做什么,我都会吃!不过还是想吃肉。。。”说完还蹭了蹭守约的手臂,撒了一把娇。
  “长身体的年龄,要多吃蔬菜。牛肉是大叔和阿凯的,木兰姐爱粥,蔬菜。。。就留给玄策。”
  “啊~不要啊。”玄策一声哀嚎,仿佛看见了自己晚餐盘里清一色的绿色,最后自己还要全部把它吞如腹中。眼眸暗了暗,一脸厌恶的吐了吐舌。
  告别兴致勃勃准备晚餐食材哥哥,玄策觉定还是去找面瘫冰块凯,虽然他看起来情商最低。
   “诶!冰块脸。”
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找我什么事。”正在练剑[凯的武器应该是剑吧。。。]的凯。
  “爱是什么。”
  “应该,就是希望可以和她一直在一起吧。然后做。。。不,没什么。”
  “做什么?说话说一半,真的很讨厌!”
  “就是。。。。。肉体的。。。。你太小了还是不知道为好。”
  “切~~我才不小。”说完做了个鬼脸,离开了,漫无目的的闲逛着。
  爱究竟是什么啊,成年人的世界还真可怕。我活到现在从来就没爱过谁呀,除了哥哥,可是还是不明白爱呀,啊,好烦。一边踢着地上的小石子,一边想的出神。
  “哟!这不是玄策吗,心情不好呀。”突然,一个充满不正经的声音想起。
  玄策回头一看,“哦,原谅是跳跳大哥。我问你,爱是什么。”
  “爱?就是想抢他的全部野,然后把他最喜欢的东西都偷来给他呀!”
  “。。。。。凯说什么要肉体的。。之类的,你会不会。”玄策鄙视的看了一眼和自己一样红毛的韩信,问。
  “肉体的。。。。。哇塞,原来凯深藏不露呀,知道,当然知道,要不要哥哥教你呀。”跳跳一脸滑稽的表情,看起来很欠揍。
  玄策抽了抽嘴角,坚定的应了句:“教我,我还不行我百里玄策搞不明白这些小东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