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曲无忧。

你不努力一下,怎么知道绝望呢?

【策约】不可说

花吐症的啦
辣鸡小学生文笔
由于不是一次写到底,所以根据写时的心情文章风格就不一样了,哈哈。表怪我。
本来想走欢脱风结果后面有点沉重。
要是有什么错别字,我也不想管了。
车开多了来的清淡的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 守约觉得很奇怪,自己竟然在享用自己烹饪的美味早餐时,咳出了一片带点血的花瓣,看起来好像是月见草的。不管什么原因,守约坚信自己是病了,准备起身去扁鹊的医馆好好诊治,确保下次出任务不会影响到。
  而和他一起吃早餐的铠咬着叉子面瘫的和他说:“也许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吃了花说不定。。。结果消化不掉就吐出来了”结果吓的玄策一下子对铠改了观。原因很简单:自己怎么可能傻到去吃花,而且这么恶心的说法没有一点医学证明,谁知道不能消化就一定会吐出来呢。
  想着,敲了敲医馆的木门。听见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过不久,木门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开了。引入眼帘的还是扁鹊那张冷漠的脸,其实守约觉得自己和扁鹊挺像的,都不怎么喜欢笑。
  “请近。”扁鹊用清冷的声音道。
  守约有点尴尬的笑了一下,看来还是自己嫩了一点。“话说刚刚的玻璃破碎声是怎么了?”
  “李白喝了假酒闹事,现在躺在房间里呼呼大睡。说不定现在正在梦里和庄周唠嗑。”扁鹊撇了身后的守约一眼。“所以你来找我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要治。”
  “其实是,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觉得喉咙有点痒,然后咳出了一片月见草的花瓣。不知道是不是很严重的病。”守约耳朵抖了抖,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手。
  “吐花瓣?罢了,倒也不是什么大病,不用开什么药方,只需心悦之人的一枚真爱之吻,方能痊愈。这种症状名为花吐症,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。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放心吧,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不过,我帮不了你。”扁鹊平静的看着百里守约有些浑浑噩噩走出医馆,然后拿起腰间的风油精【划掉】毒药剂转身去了李白睡觉的房间。
    有些郁闷的关上门,守约一头栽在了被窝里。“心悦的人。。。。是谁?”翻了个身,分析着:“队长么,可是从来没有心动感觉;阿铠么,他。。。。肯定不是!;跳过大叔的话。。难道是玄策!?”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,脑海里全是玄策的身影。“不可能!我们都是男人,而且,而且还是兄弟。这种事,是不会被允许的!咳咳。”自我否定着,又开始咳嗽起来,几片花瓣被生硬的咳了出来。“唔~”突然,一种无助感和莫名的委屈强势的涌上了心头,守约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巴巴的哭了起来,但是,也只是无声的哭。
  哥哥看自己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,玄策这么想着,以他对哥哥敏锐的观察和只对哥哥的细腻。从前哥哥看他时眼神总是充满和蔼、溺宠、爱护,而现在却是疏远、失落和迷茫。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只是仍然做着表面的小疯子,没心没肺的笑着,却在心里心痛的看着哥哥一天天憔悴下去。
  “咳咳~”守约握着手心里的花瓣,无力的依在房间的墙壁。他感觉,自己快要去见阎罗王了,死神的镰刀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马上就要割破自己的皮肤,最后自己将在缓缓流出的血液中渐渐沉眠。真要命,这无力的窒息感。
  “哥哥,不要丢下玄策。”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守约,玄策抱紧了他。扶住他的头,轻轻的,在他的唇亲了一下。以玄策的性格,绝对不会这么吻,可是他很怕哥哥拒绝,也很怕哥哥真正喜欢的人不是他,至于哥哥的病,他也偷偷去问过扁鹊是怎么回事了。
  “玄策,不够。。。”守约靠着玄策的肩膀,抖抖耳朵蹭了蹭。
  对于哥哥的举动,玄策一瞬间愣住了,在反应过来后紧紧的拥住他,贴上他的唇唏嘘起来,捏了捏他的尾巴,猛力的进攻着城池。他觉得自己的哥哥,现在是那么小鸟依人,令人热血沸腾。守约被吻的失了神,只是配合着玄策,双手紧紧抓着面前人的衣服。
  阴霾终于散去,守约心中的大石头可算是落下了。
  “哥哥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  “嗯~”
  我也喜欢你,即便我们的心情不可说,却是心心相印。
 

评论(3)

热度(44)